威尔士健身销售人员开空头支票后离职

听信威尔士健身莘庄店一销售人员的“空头支票”,市民潘先生以为办了会员卡后转卡不用付费,但等到真想转卡了,却再也联系不到经办人,口头承诺成了“死无对证”。记者从威尔士健身总部获悉,该销售做完潘先生这笔生意后不久就离职,威尔士健身也无法联系到他。对于潘先生免费转卡的诉求,威尔士健身直言不可能,也排除了退卡的可能性。

潘先生说,7月24日自己和妻子逛街时被威尔士健身莘庄店一位叫郑梦飞的销售以“不花一分钱享受一个月体验”的噱头吸引。

潘先生向郑梦飞咨询转卡事宜时获悉,转卡需要收取每张800元的手续费。不过郑梦飞随后承诺,“只要提前一个月和他联系就可以不用出转卡费,一切他都会办妥。”因此潘先生当场买了两张两年有效期的健身卡,总计9300元。

8月上旬潘先生和妻子准备转卡,一开始郑梦飞表示会以会员出公差为由帮助他申请转卡的“出差证明”,但之后对方就再也联系不到了。

威尔士健身莘庄店则以“该销售已在其他门店就职”、“不知道具体在哪家店”为由,让他自行联系郑梦飞。一气之下,潘先生和妻子向与本报合作的市民信箱“市民热线”反映。

威尔士健身总部客服部相关负责人张小姐告诉记者,郑梦飞在7月底离职,而且身份证上的信息是外省市的,因此要找到他的可能性很小。

张小姐表示,如果实在找不到郑梦飞,威尔士健身能做的就是帮潘先生申请转卡优惠。不过,即便优惠到每张500元的最低转卡费,潘先生也需支付1000元才能“摆脱”会员卡。

张小姐告诉记者,除非潘先生有正规医院开具的疾病说明或其他特殊原因能退卡,否则会员卡一律不退。“这个会员目前没有正儿八经的退卡理由所以不能退卡,此外如果他想免费转卡,那就请他找到销售,拿出证据。”张小姐说。

上海盛联律师事务所徐游律师坦言,无论是健身还是其他服务行业,销售人员私下向消费者承诺的事情,很可能在日后出现纠纷。即便承诺非口头而是书面,如果没有加盖公司专用章,也很难被当作有效证据。

在此案上,虽然徐律师认可“谁主张谁举证”的说法,但仍表尔士健身需要承担一定责任。“威尔士是否有授权销售信口开河来招揽更多客户?而且销售人员的业务交接至少是存在瑕疵的。”

此外,徐律师对每张会员卡800元的转卡费提出质疑,不排除威尔士健身利用高额转卡费谋取利益的可能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